英国威廉希尔公司_威廉希尔中国官网@

32本行车日志见证“天路”变迁

来源: 解放军报作者: 罗 辑 许必成 通讯员 陈 林责任编辑:孙力为2015-01-27

新疆军区某汽车团运输分队在新藏线上执行运输任务。宋怀忠摄

????

“今天,团冬季复训进入第7天,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低温环境,车队每天迎风冒雪行进数百公里,基本实现零故障,这在以往想都不敢想。”1月23日傍晚,新疆军区某汽车团一级军士长伍楚斌返回团队后,第一时间把驾驶复训情况记录在行车日志上。

这个习惯已伴随了伍楚斌20多年。他把行车日志放到书柜最右边的位置,这个本的左边还码放着31本行车日志。一眼望去,五六本一个跨度,本子的尺寸和封皮材质、颜色略有变化,区别出了不同时间段。

伍楚斌拿出最左边的那一本,翻开有些皱巴的封皮,泛黄的首页记录着:“1991年9月21日。行至红柳滩,路况颠簸,导致油罐车油管焊接处脱焊爆裂……”

谈起自己第一次上新藏线,伍楚斌记忆犹新。上世纪90年代,新藏线压根就不能称之为路,只是工程兵根据山势走向用炸药炸出的“飞线”——因测量人员无法实地测量,只能在地图上以“虚线”标记。

坐在驾驶室里,伍楚斌体会到了什么是“飞线”——大大小小的石子从山上飞落,不时砸得车身像炒豆子般噼里啪啦作响。车子行驶在乱石路上,伍楚斌坐在车里被颠得忽上忽下,腰酸腿疼。油管颠裂后,他迅速找来背包带和塑料纸将脱焊的地方缠住,等从车底下爬出来时,身上已满是油污。“风一吹,那种刺骨的感觉至今难忘。”

“1997年7月31日。车行甜水海,忽遇暴雨,瞬间冲下来的山洪导致发动机进水……”翻开另一本行车日志,伍楚斌指着这条记录告诉记者,新藏线上天气变幻无常,雨雪说来就来,冲得道路说没就没。那一次,洪水共冲垮了40多公里的路基和数十座桥涵。洪水退后,他跟班长拎着工具袋逐台车检修,啃着方便面一连干了4天。

翻看那些蹭着黑指印、夹着细砂粒的行车日志,随处可见有关洪水、泥石流、道路翻浆、路基坍塌的记录。但从2002年以后,日志本上记录的路况险情却在逐渐减少。

“国家加大对新藏线国防公路建设投入力度后,将筑路养护任务交给了武警交通部队,过去道班工人扛锹推车的身影,逐渐被部队专业化工程机械取代。他们对水毁、流沙、翻浆等地质灾害严重路段,采取改道、架桥、筑坝等方式进行治理,使路况越来越好。”伍楚斌告诉记者,到了2003年底,新藏线基本实现了全年不阻断通车。

路好走了,但翻看后面的行车日志,汽车传动轴脱落、承重梁断裂、爆胎的记录仍比较常见。“前些年路把车颠得太狠了,一过‘潜伏期’,车的‘病症’全冒了出来。”

“2003年4月2日,车行麻扎达坂,出现制动失灵……”这条记录勾起伍楚斌的回忆:麻扎在维吾尔语中的意思为“坟堆”,那次在下达坂时他轻踩刹车,车辆竟没有减速——刹车失灵!

好在车速不快。“赶紧跳车!”伍楚斌招呼车上的两名战友先后跳出驾驶室。他们顾不上危险,从地上爬起来就抱着路边的石头向车轮下塞。可大石头来不及搬,小石头又不起作用,车轧过几块石头哐当哐当加速往山下冲去,两名战友手足无措……紧急关头,伍楚斌将方向盘向靠山的一侧打去,汽车车厢与山体剧烈摩擦发出道道火花,持续十几秒的刺耳响声过后,车停在了离悬崖不到5米的地方。

事后检测发现,原来是刹车泵老化漏油所致。“那时,大伙儿都说上新藏线是手握生死盘,脚踩鬼门关。”在伍楚斌的记忆里,类似险情大大小小经历了20多回。

过去,伍楚斌出车还不忘带一样“宝贝”——爬电线杆用的脚钩,一旦遇到自己排除不了的故障,只得背着电话单机找电线杆,踩着脚钩爬到杆顶搭上线求援。

“今非昔比,现在不仅路好走多了,车也越来越好。”伍楚斌拿出近些年的行车日志,如数家珍地说:“2005年6月3日,部队换装新型运输车”“2008年3月21日,再次换装”……

“现在我们列装的是新型载重车,不仅性能先进,而且车内空调、折叠铺等设施一应俱全,驾驶室再也不是‘烤箱’和‘冰箱’了。”伍楚斌告诉记者,即便是车辆出故障也不用爬杆了,上级给团里配备了汽车指挥通信系统,北斗手持机落户千里新藏线。

“以前一年写两本日志还不够,现在两年都写不满一个本子。”伍楚斌说:“2013年8月,国家历时3年整修,使新藏线全线贯通柏油路,过去跑半个多月的路程现在缩短到两天,事故发生率大大下降。正像有首歌里唱的,‘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我们高原汽车兵,是‘雪域天路’变迁的见证者。”

?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