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威廉希尔公司_威廉希尔中国官网@

四级伤残退役军人李春生:单腿撑起不同寻常的人生

来源: 中国国防报作者: 姜玉坤责任编辑:乌铭琪2020-06-09

单腿撑起不同寻常的人生

——四级伤残退役军人李春生的奋斗故事

■郭建军 中国国防报特约记者 姜玉坤

李春生坚持每天写工作日记。

下岗、截肢、巨资被骗,辽宁省锦州市转业干部李春生在一场意外车祸之后被鉴定为四级伤残。他没有选择政府安置,靠单腿以冲锋的姿态努力创业,用自强、拼搏、奉献书写了一名优秀退役军人的奋斗人生。他艰辛的创业经历,引人深思,给人启迪。

辽宁锦州,初夏的清晨,天还未大亮,窗外灰蒙蒙一片,李春生已翻身起床,摸黑戴上假肢,下楼把生产工具装上车,往城外新建的配送公司工地赶去。

搬石头、和水泥、摞砖,挥汗如雨……

“李春生整天忙得脚不沾地。”一连数日,记者跟着李春生从日到夜,颠簸、忙碌,每天工作都在十六七个小时以上。

即便如此,李春生依然声如洪钟,行走如风,毫无疲累之态。记者无数次打量眼前这个脸庞黢黑,膀大腰圆,个头一米八的魁梧汉子:截肢,四级伤残,这个部队连职转业干部从企业下岗后,为什么不选择政府安置?背负一百多万元的债务,他是以怎样的毅力,靠一条腿创业的?

李春生定期检查燃油燃气公司设备参数。

“磨难,并非妥协的理由”

2003年10月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李春生的左下肢。

李春生当时浑身是血,一直昏迷,蜡黄的脸上汗珠不停滚落。

就在这场车祸发生的4年前,老部队精简整编,李春生不得不脱下心爱的军装。转业安置不到2年,恰逢公司裁员,他下岗了。东凑西借,历经周折,他办起食用菌公司,还没见回头钱,又出了车祸。

下岗、截肢、企业被迫转让,李春生从银行抵押出来的100多万元贷款,又不慎被人骗走。

无助的李春生,眼神呆滞,精神恍惚了。有天半夜,他醒了就下床,忘戴假肢,断肢直接戳到地板上,流了许多血。被惊醒的爱人和女儿心疼不已,抱着李春生哭成一团……

亲朋好友怕李春生寻短见,日夜轮流守护。

“千古艰难唯一死,可比死更难的,是活着。”在李春生最无助的时候,锦州市委决定,拿出部分事业编岗位解决企业下岗军转干部的就业问题,李春生看到了希望,可他琢磨来琢磨去,又犹豫了:那么大的一笔外债怎么还?

妻子张玲每天都会帮助李春生卸假肢按摩。

李春生偶然看到一句话:“磨难,并非妥协的理由”,他霍地从床上坐起来:虽然断了一条腿,可独腿照样能支撑起人生和尊严,否则就不配说自己是退役军人。

无法容忍自己成为一名等待照顾的弱者,李春生毅然拿定主意,把安置指标让给其他人,待身体康复后再创业!

为了能够重新站立起来,李春生开始积极疗伤。他经常在夜深人静时,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灯,用棉签蘸上药水,咬着牙一点一点地往溃烂的伤口上涂抹。

伤势稍有好转,李春生就挣扎着站起来,忍着剧痛扶着床沿往前挪,每动一步,便大汗淋漓。

家住五楼,李春生要上下楼,单腿迈不了步,只能被人搀扶着,一步一挪,粉碎性骨折的腰椎还未彻底恢复,74级台阶,他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我要去考察市场。”待腰部稍微好转,李春生就恨不得把病榻上的时间都抢回来。妻子实在劝不住,只好找医生做了一条13厘米宽的“钢围腰”,支撑他无力的腰肌,配合一条假肢,在别人的搀扶下艰难地迈步:每挪动一步伤处都钻心地痛;站一小会儿,就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冒虚汗。

为了缓解颠簸,他让司机用背包带把自己捆在汽车座位上。即便这样,腰部仍常常磨破,特别是夏天,没有空调的运输车驾驶室,闷得像蒸笼,血水和汗水一次次把衣服浸透,伤口和衣服一次次粘在一起。

“活着干,死了算。我就不信,一个堂堂的大男人能被病痛吓死!”凭借这股拼劲,他历时两个多月,穿大街走小巷,行程百余公里,经过反复论证,“老兵春生粮油店”正式开张营业了。

“脱掉的是军装,脱不掉的是本色”

那是一个异常闷热的夏日,李春生的粮油店进行库房改造。库房里空间狭小简陋,没有窗户,不通风。李春生心疼员工热得受不了,员工更怕他扛不住,就打来几盆凉水,用扇子蘸凉水扇。

这时,两名外国留学生来买大米并要求送货上门,店员一时没法放不下手头的工作。为了不让顾客失望,李春生自己扛起50斤大米就走。

门外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柏油路的沥青都快被烤化了,路边的狗躲在树荫下,不停地喘着粗气。

不到1公里的路程,李春生被压得大腿直打颤,身体像散了架。刚爬上3楼,突然一脚踩空,连人带米从楼梯上滚了下去,那条假肢从3楼滚落到2楼。

两个留学生见状惊呆了。在得知李春生是退役军官时,他们感慨不已,用生硬的中文说:“中国军人,了不起!”

李春生干的是小本生意,一袋米面,就挣三五元钱,有人不解,问他有必要这么拼命吗?李春生嘿嘿一笑说:“咱是在军队大熔炉淬过火的人,脱掉的是军装,脱不掉的是本色。咱不能给军人丢脸!”

渐渐地,人们注意到,李春生粮油店附近孤寡老人比较多,他经常为老弱病残、行动不便者上门服务,每每遇到乞讨者或是拾荒老人,他总是送一斤半斤挂面。时间长了,老兵春生粮油店的名声就在当地传开了,街坊邻居都爱到他店里买粮油。

生意越来越红火,也越做越大,李春生顺势又开办了洗车行、饭店、翻斗车运输队、燃油燃气公司……

“常年早出晚归,超负荷运转,让我特别担心。”妻子张玲的担心不是多余的。有一年冬天,路面结了冰,李春生进货回来,三轮车突然打滑,“哐啷”一下撞在路边土堆上,连人带车翻进沟里,假肢也甩出老远。蔬菜撒了一地,路过的行人,见他爬着去找假肢,都赶过来帮忙,一位老人边抹着眼泪边帮他捡拾蔬菜:“残疾人干点事,太难了……”

从那次之后,每次进货遇到路面有冰,他的腿就条件反射地哆嗦。尽管这样,他还是坚持风里来雨里去,从未间断。

李春生在新公司建设时和工人们一同劳动。

“战友给我一分情,我献战友一生爱”

有件事永远铭刻在退役士兵徐立志脑海里。

有天晚上,李春生突然找到司机徐立志,徐立志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要辞退他。不料,李春生却提出让他出任副经理。按理说,徐立志入职公司半年,没有其他专长只是司机,平时和李春生很少交流,当副经理怎么也轮不到他。李春生说:“咱不能开一辈子车,也不能打一辈子工,学点企业管理,将来做点生意,生活会更宽裕!”

徐立志走马上任之初,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李春生就一点一点地“传帮带”。时间稍长,徐立志学得像模像样的。

“战友给我一分情,我献战友一生爱。”李春生总是说,“从当年创办企业到企业倒闭,再到创业,借给我钱的战友少说也有几十人,大伙非但没一个上门催讨,还安慰、鼓励我再创业。要不是战友的帮扶,哪有我李春生的今天!”

言为心声。李春生从注册食用菌公司,到开办粮油店、洗车行、饭店,再到创建燃油燃气公司,始终都是带着退役战友一起干,少时几个人,多时几十人。

为培养战友适应市场环境的能力,店面小的时候,他让员工轮流“当老板”掌管店面。有了公司,他坚持轮流推荐有发展潜力的人当副总。如今算来,普通员工当燃油燃气公司副总的有十多个。当一些“副总”能独当一面时,他先后把粮油店、洗车行、饭店等一个又一个转让给战友,还一再嘱咐:啥时挣回了本钱,啥时再还转让费。有人不理解,甚至好言相劝,可李春生说:“自己日子过好不算能耐,能带动更多的战友致富才算本事”。

李春生育人有良方。自主择业干部李涛,2年换了5次工作,刚来公司时,放不下架子。李春生见李涛总是口若悬河地讲自己的“光辉历史”,就把李涛拉到一旁,直言不讳:咱们退役军人创业,心态要归零,不能把经历当资历,更不能把资历当资本。军功章的事儿不必整天挂在嘴上,如果实在怀念那段时光,夜里独自一人把它拿出来,郑重地对着它敬个军礼,第二天又满血复活干出点让人敬佩的事来,那才是一条真正的汉子。

话说得很直白,但李涛见他是真地交心,并不生气,还虚心请教。李春生见缝插针地给李涛补了“角色调整课”:战场与市场相通,但市场毕竟不同于战场,退役后完全可能成为‘你的兵’的员工,这没有什么丢脸不丢脸的……接着,又讲“人际交往课”:部队管理方式可以借鉴,但“命令式”未必适合商务管理……

3年后,李涛回了老家,也开办了一家燃油燃气公司,生意也挺红火。

李春生帮人是真心帮。驻军某部领导,委托李春生帮忙为一批退役士兵开展技能培训,大伙都以为,培训内容肯定是燃气设备维修或者是燃气配送技能。不料,李春生却把公司的生物醇油燃料配方技术也倾囊相授。

“生物醇油调配,是公司的核心技术,是有专利的,如果外传了,不仅会影响公司利润,还可能危及公司安全。”听到他人的劝告,李春生憨憨一笑:“天塌不下来,这些战友都是咱们一个战壕里出来的兄弟,咱要藏着掖着的,那还是战友吗?”

这就是李春生,实在、淳朴、憨厚,又敢想敢干善打拼。如今,一提起李春生,熟悉他的战友、街坊邻居没一个不竖大拇指的。

(照片由姜玉坤、冯安心提供 )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